首页 >> 张芯瑜

任上你好李焕英细节做的真足啊专访声音制作团队青山宇恒大同财津和夫李宗盛Frc

发布时间:2024-01-26 03:16:14 来源:淘乐娱乐网

《你好,李焕英》细节做的真足啊!专访声音制作团队

原标题:《你好,李焕英》细节做的真足啊!专访声音制作团队

《你好,李焕英》的影响力正在持续发酵总票房已经超过《流浪地球》,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三名。目前猫眼预测票房落点在52亿,将仅次于《战狼2》,位列影史第二。

《你好,李焕英》的成功证明亲情始终是中国观众的软肋,中国式亲情是一块永远耕耘不完的土壤。

之前立柱上的导轮就会偏向1边,影视工业社群为大家带来本片摄影指导孙明、刘寅两位老师长渕刚的直播,本篇内容来自声音团队金知了团队的分享。金知了团队的杨江、赵楠两位老师,奥斯卡评委。曾担任过曾担任过《影》《寻龙诀》《画皮II》《催眠大师》等多部影片的声音指导等多部影片的声音指导,并获得过金像奖最佳音响效果奖、亚洲电影大奖最佳音响奖、金鸡奖最佳录音奖提名和金马奖最佳音响效果奖提名等。

导演贾玲(右二)、主演张小斐(左二)、声音指导杨江、赵楠(中间二位)

杨江/赵楠

声音指导

Q:最初对《你好,李焕英》这部电影的声音设计是怎样定位的?

赵楠老师:它是一部真挚朴素的电影,所以怎么样从声音的角度上去诠释这种真挚的情感,这是我们在最初看到粗剪版的时候的一个想法,也是一个挑战。

后期刚开始做的时候,我就发现这部电影特别不一样。不管是说电影的真实,还是真实的电影,这部戏都足以能够在情感上让更多的人产生共情,它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部戏的声音做好。

干了这么多年,做过各种类型的影片,也总结了很多经验。面对这样一部影片的时候,我认为任何一个职能部门都不应该过分、不应该突出,而应该是非常克制的。所以就需要脱离开思维里创作的一个惯性,更多的凭着情感去做。

声音指导赵楠

Q: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具体是怎样去实现最初的声音定位的?

赵楠老师:对白上这部戏大致有70%用的都是同期声。基本上,能不配我们绝对不配。这里边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演员现场的表演都非常好,非常真实,台词同期录回来也非常好。在这里要特别感谢我们的同期录音师施翔和毛晓雷,他们今天因为在组里拍摄没能来。感谢他们给我们带回来大量的、丰富的同期素材。记录了演员现场最好、最真实的表演状态。还有我们负责对白剪辑的胡靓老师,把同期声修的非常好,为我们这部戏整体对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如果因为一些很小的瑕疵去重新配音,我觉得对表演和电影本身是有损伤的。所以除非导演要改台词或者个别迫不得已的情况才去配,也是尽可能的去伪存真吧。

声音指导:杨江

杨江老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之前做过一些很好的喜剧,这几年我开始发现,因为技术上总想做的尽善尽美,所以过多的运用了ADR,我注意到之前的一些喜剧有一些很趣味性的、很难通过配音配出来的表演被我给弄没了,或者说弱化了。

后来我慢慢的总结了这些经验,开始在每一部戏做对白的时候,都把所有的同期,包括一些备条和现场的补录先修出来,然后会像以往一样进行大量的配音,因为毕竟现场条件有限。之后再把二者做一个平衡,选择一条对人物或者情节推进最有帮助的。而不是简简单单的说这部戏适合用同期我们就都用同期,或者说因为这是部超大体量的制作,需要ADR来把它做得更精良,就全部用ADR。有错误就承认就改吧。所以在这部电影的对白上,我们下了更大的工夫去保留同期。

音效这部分(包括动效),为了让它贴合影片的情感又不过度渲染,我们在把基础做好的前提下,尽量避免去突显技术层面的东西。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把它交给团队里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来负责,他们可以去发挥创作的热情,我来平衡技术层面的标准。他们每做完一遍,我听一遍,提出修改意见,再做一遍再提出修改,大概这样前后做了六七遍才完成。

在环境设计的部分,也是由一个技术和意识都非常好的女孩儿来负责,从女性创作者的视角出发,恰到好处的贴合这部戏中细腻美好的情感。

我很乐意于把我们这些幕后的工作人员介绍给大家。今天有一点儿遗憾,我们的混录师郑旭志没能到场,他所承担的混录的压力和负荷量都非常大,他的工作完成的非常出色。总之,从完成度来看,每一个部门的工作我都比较满意。感谢我们团队的每一个人,感谢你们每一声真挚的声音。

李星慧

声音制作总监/对白组-对白总监

Q:很长时间以来,很多观众有一个误解,认为电影录音就是对白录制。换个角度也可以说明对白给观众的感觉最直接。对于《你好,李焕英》这样一部情感表现细腻的影片,在对白的录制上是希望给观众带来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李星慧:对于贾玲导演我们是第一次合作,这是她的第一部电影,同时这部电影对于她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我们在最初开制作会的时候,对于这部电影的整体声音定位是“真挚”。我在进入录制前先去看了她之前关于《你好李焕英》的小品,对于这个戏有个初步的了解,之后我们彼此进行了沟通,了解了导演的需求,再将技术层面、以往的工作经验综合起来与她提出的一些想法进行磨合,最大程度的满足导演的想法。

Q:有了这种“真挚”的基调,具体又是如何去实现的呢?

李星慧:我对于整部戏日常的对白录制并没有那么的咬文嚼字,尽量保留同期声的应用,需要补录的在保证技术质量的前提下让演员进行自由演绎,一切以银幕上的角色为主,同时尽可能地去捕捉一些真情实感。

比如腾哥,我们合作过很多次了,对于他的录音习惯和特点我们也比较了解和熟悉,腾哥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演员,他的每一新规意在限制塑料袋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个情绪甚至每一个眼神都和他当时的表演是最契合的,后期很难捕捉到那些细节,词儿说出来了,但是表演状态弱化了,所以我们尽最大努力的保留了他的同期声场次。仅补录了一些加词改词和导演要求改变表演状态的戏份。

我们进行后期录制的时候采用的是与同期录音相同的sennheiser416话筒和DPA无线话筒,以保证后期录音与同期对白更好的衔接。腾哥说话的特点就是半沙哑状态,这也是最好接同期的音色,因此我们经过空间比例的调整,将腾哥的补录融洽的与同期声结合在了一起。同时最大限度的保留了表演的状态。

再比如贾玲导演,我认为她是一名优秀的导演,也是一名优秀的喜剧演员,她的敬业精神和配合程度让我们很感动。她在录音过程中常常自嘲说自己是“平调天后”,因为她觉得自己说台词音调没有起伏,但其实我们恰恰觉得这也是她的细节特点,最大化的发挥她的特点,你就能捕捉到最真实的东西,从她的对白里能感受到她那份朴实而沉甸甸的情感。

Q:哪一场戏在录制过程中是让你印象最深刻的?

李星慧:一定是最后一场,当“贾晓玲”意识到这一切其实都是妈妈回来陪伴她一起经历的时候,她一路奔跑着大哭的那场戏。现场拍摄时由于跑动的时候无线蹭的太厉害,导致同期声不能用。后期补录的时候她一遍一遍真哭来进行本场戏的补录,哭到嗓子哑,哭到头疼,但也依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这份发自内心的细腻和真切,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动流泪。可以说这是目前为止,唯一一部让我每看一遍都会潸然泪下的电影,因为它太真诚太美好。

韩军生

动效组-拟音师

Q:我们知道一部电影的动效它不同于同期声,而是在后期去模拟录制的,有的时候更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这部电影的动效在整体制作上是怎么去设计的?

韩军生:对我们声音部门来说,每部电影在开始进入后期之前,声音指导就会给到各组一个这部影片在声音设计上的方向,然后我们每一个组都会用自己最有效的方式去推进这个东西,朝着这个风格基调去做。这中间需要不断的把我们的想法去和声音指导沟通,看怎么有效的去发挥动效的作用。

在这部电影里,我需要通过动效去突出表现的就是它的喜剧效果和年代感。首先咱们这部影片的背景是80年代,我们就找了很多那个年代使用的道具,比如自行车我们找的是当年的二八大梁的自行车,车铃铛特意新购置了具有当时特色的扳铃和转铃。

那个年代的衣料也不同于现在,它都是那种粗布、纯棉的质地。再到片中人物的铝饭盒,小到里边的饭菜和挎包里的东西,也都是根据当时的年代特点在音色上做了调整的。因为有很多大杂院的背景,我们在动效处理上也尽量把它做的丰富一些,杂而不乱,多而有区别。然后在技术上,我们也采用了新的录音方式,以保证去呈现真实可信的空间感。

动效组合影

Q:可以说说动效又是怎么去突出喜剧效果的吗?

韩军生:我给你举两个例子,比如说我们要突出“贾晓玲”的体重,那么与她有关的我们就尽量突出重量感,这样可以增加一点喜剧效果。再比如“毛芹”吃大葱那场,先录过一些普通的吃葱,感觉总是不够,后来特意去市场挑了些最壮实的那种葱买回来,又找了一位不怕辣的汉子夸张演绎录成的。它的听感上必须是自然的,有强化又不突兀。

Q:在这部电影的动效制作过程中,哪一场戏让您印象最深刻?

韩军生:印象最深的是“李焕英”买上厂里第一台电视,大家坐在院子里一起看电视那场戏,电视信号一播,大家立马围过来看,一边看一边鼓掌叫好。这时凳子、手里的搪瓷缸、瓜子花生、碗筷都会发出声音,当时做完这场戏的声音我们一起听了几遍,感觉谢安琪怎么都不是味儿,好像缺了点儿东西。可是道具、音色、同步都没问题。反复琢磨了好几天,突然有一天意识到少了一股劲儿,就是没有设身处地的把人物带进片子里。

因为那时的人们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整个国家、社会、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朝气蓬勃的生机,每个人都充满活力、富有激情。后来我们组重新做这场戏的时候,每个人就都把自己想像成是影片里的人物,带着第一次看到电视的新鲜劲儿,使劲儿鼓掌,鼓的手都红了,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那个味儿了。

张子淳

效果组-音效剪辑

Q:情感是这部电影的主线,“效果”在这条铺开的情感线上是怎样带动观众情绪的?

张子淳:《你好,李焕英》是一部喜剧,但又不同于传统的喜剧。杨老师从开始就跟我说,他想要这部片子的音效要有情感、能感染观众的地方一定要表达出来,但是不能“躁”。在情感上属于一点一点渐入式的捕获人心,最后在结尾引起观众强烈的共鸣。

我们在效果上需要做的就是加强影片想表达的情绪,尽可能的去表达,包括人物情感细节,通过这些去感染观众,和观众互动。

比如开场的婴儿称体重的那个场景,小婴儿的声音一定要抓住观众的心,要把婴儿自带的纯真、美好的属性展现出来,观扎西尼玛众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带入了这份美好,能够融入到我们预设的这个环境中来。在选择这个素材的时候,我们考虑了婴儿的胖瘦、神态,找了上百种资料,然后通过对素材的把它展现出来。

再比如“冷特”带着两个兄弟去恐吓“贾晓玲”的那场戏,杨老师指导我在几个人对话的过程中加入了鸟叫,鸟李海宁叫声随着剧情的深入越来越热闹,直到“冷特”躺在马车上被拉走的时候达到顶点。这样随着镜头切换的速度加快,声音元素也越来越丰富紧凑,可以达到增强影片戏剧性的效果。

Q:在整片创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效果”达不到预设的理想状态的时候,又是怎样处理的?

张子淳:肯定有,其实作效果还需要一个对于观众心理的预判。少一点儿表现力不够,多一点儿往往也适得其反。“贾晓玲”穿越的那场戏,开始我们套了很多氛围性的音效,但是声音素材叠加的多了听起来就会很浑浊,不纯粹,这就与我们想要的声音风格相悖。

所以在修改的时候我又一层一层地把不必要的音效摘掉。这时候发现如果整段都只是氛围性的音效,听起来过于单调,我就尝试着在“贾晓玲”走出病房之前的段落套了几层可以与音乐搭配在一起的、有乐性的音效,一直延续到她走出病房来到走廊。这时候音效就转变为了低频的、有抖动感觉的。当她越来越走近电视机的时候,电视的雪花声隐约渐起,但是并不会突出。这样整段音效就会很丰满,同时又有层次感,与音乐搭配起来也很干净。

张雪薇

环境组-环境剪辑

Q:环境是一个很感性的工作,在开始制作之前,这部电影给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

张雪薇:我看这部片子的第一感觉是“好温柔”,好久没看过类似的电影了,它真诚又美好。也因此,我想要我的环境也能围绕着”美好”这个词,希望能纯粹、温和地跟片子里每个小故事一样娓娓道来。

Q:你觉得这部电影的环境有什么特殊性吗?

张雪薇:最初我觉得它或许是一部”简单“的电影,没有花哨复杂的场景,故事一直围绕着化工厂、生活区发生。没有很多“大场面大调度”,下了两场雨,一场雪,三场大群戏。

但开始工作后,我才觉得这部片子也是真的不好做。就像刚刚我说的,觉得这部片子好温柔,影片里不但母女主线感情细腻温和,其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那么淳朴和简单。因此在影片的环境过程中,我不断提醒自己要收敛和克制,不希望让声音越过画面做过多表达,寻求恰到好处的妥帖感。这也和杨江老师对于整部电影声音的定位相契合。我在过程中做的最多的“设计”就是少做设计,而且希望每个场次的环境声都尽量只有一个主体,也可以说是只让一种声音元素膜式控制键盘及电子计数器作为整场的主导,其他多余的元素都舍去。

比如我在影片中多处都用到了梧桐树叶摩擦的这个声音元素。妈妈“李焕英”躺在医院的弥留之际,镜头推出窗户,屋外灿烂的阳光下摇曳着的翠绿梧桐叶,有着令人羡慕的无限生命力。梧桐的叶片很大,在夏天里如果有一阵微风吹过,叶片会懒懒地互相摩擦,发出特有的哗哗声。这种声音的频率能带给人舒适感,又不会突兀。

“贾晓玲”刚刚掉落到工厂门口的时候,我希望有一片梧桐叶声能够把她,也把观众,带进这个旧的时代,以作为穿越线的开始。在午后的篮球场边,三个女孩在一起聊天,后景是喧闹打球的孩子,身边就是一排大梧桐。偶尔的微风吹过带动树叶声响起,点缀着故事、增加生活感和真实感,也给声音增加了动势,在长叙事段落里用声音加入呼吸感。

“贾晓玲”在医院陪伴完冷特,独自走在小路上的时候,昏黄的路灯伴着失落的心情。这时我选择了一些稍干的叶片,制造出叶子被风吹过在地面上滚动的感觉。同样是生活中熟悉的声音,但却更常出现在秋天,有一点冷瑟和落寞,衬托出“贾晓玲”当时的心境。

Q:在这次的制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张雪薇:有,我刚刚也说过,这部片子也是真的不好做。片中有三次集体性活动——排球比赛,看电影和文艺汇演,我希望能在群杂背景的上突出80年代人群的特点。由于那个年代的业余生活远不及现在丰富,因此人们在有大型活动时都比现在更加激动和热情。这一点在排球比赛中体现的最为明显,这个段落也是中的一个难点。

在此要先感谢同期录音老师在现场补录的丰富的素材,让我在的过程中有足够的素材可以选择使用。在做最初的前,我先梳理了手头的素材然后分类。比如背景无目的的闲聊,针对人/事的闲聊,喊各种口号,失望反应等等。然后再对画面的反应一一进行。

但在首轮的中我并没有把握好各种声音元素的使用频率或是比例,导致听感上有些混乱,重点不突出;在比赛段落的几个高潮点上,总体气氛也有些欠缺。例如在比赛开场之前,“铁娘子队”和“打铁娘子队”各自的拉拉队在场外互不相让地呼喊加油的口号。在最开始的上,我将两方的呼喊分别放置在了左、左后和右、右后声道上。我最初的想法是通过这样处理去体现观众饱满的情绪,但是没能避免在听感上的混乱。

杨江老师在这段内容上给了我一些上的建议,我们经过几次讨论,才最终捋顺了整个排球段落里各种声音元素的轻重、比例关系。比如说使“铁娘子,第一”的呼号先进入,出现两组,然后降低电平,此时“打铁娘子必胜”的呼号进入,同样出现两组,然后降低电平.....用此种方式做循环,同时维持原有声道分布。再比如群体的加油声,我希望在比赛的过程中能持续出现来带动气氛,但实际上,影片在这个段落的剧情在不断快速变化发展,其中埋藏的笑点也非常密集。所以在最终,我减少了诸如加油声、呼号声等声音元素的使用频率,弱化它们的存在感。使情绪更多的集中在画面前方,让声音完全跟随剧情运动,协助画面不停调动观众的注意力,增强了排球比赛段落的沉浸感和紧张感。达到了我们都满意的结果。

Q:如果提到这部电影让你想到一个词,你会想到的是什么?

张雪薇:我觉得是“梦”吧。因为我们毕竟永远无法回到从前,但是电影可以。在电影里“李焕英”可以再次站在“贾晓玲”的面前,看着她为让自己开心用尽全身力气。这就是电影给我们的超能力。

全文完

来源:影视工业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desk lamp apple desk lamp apple Suppliers and Manufacturers
Elegant brand no hands bags For Stylish And Trendy Looks
Produce Faster With A Wholesale filling sealing tubes
Buy Luxurious toothbrush & toothpaste holder At Great Prices
友情链接